律师免费为上海袭警疑犯辩护,国家外汇管理局负责人称中国并无热钱存在

6月25日,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政治与经济研究所专家张明发表的一份报告称,在一定的经济学模型假设下,流入中国的热钱规模已达惊人的1.75万亿美元。这一数字大约相当于截至2008年3月底的中国外汇储备存量的104%。

  

  香港高校“神童潮”涌现,继去年的沈诗钧、何凯琳后,今年各大学吸纳的内地生亦有年轻化趋势,港大和公大早前已分别录取了14岁、15岁的内地生,而科大昨日亦宣布,破格取录一名来自广东省的15岁女神童。这位尚在就读高中二年级的女生并未参加内地高考,但她凭借几近满分的SAT和TOEFL考试成绩,以及广东省化学竞赛一等奖而赢得科大青睐。

这一数字“横空出世”后即得到了铺天盖地传播,并被很多媒体和专业研究人员广为引用。

图片 1

弃星洲学府 向科大自荐

国家外汇管理局(下称“外管局”)相关部门负责人7月7日接受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采访时表示:“1.75万亿的热钱超过了我国的外汇储备,统计方法很不科学。如果做热钱统计,首先要按照国际标准(在资本项目下快进快出的资金)进行,他(张明)不按国际标准计算,而是按自己的方法算了一个数字。”

上海袭警案犯罪嫌疑人杨佳和他的作案凶器。

据香港文汇报报道,科大中国内地学生及学术事务处主任朱力径表示,该名女生6岁上学且不断跳级,考获SAT卷I的2,330分(满分2400)、SAT卷II的2,400分(满分2400)和TOEFL的117分(满分120),此前已获新加坡国立大学以全额奖学金录取,但她十分仰慕科大生化系系主任叶玉如,故于年初在科大广州谘询会时向朱力径自荐。校方曾担心她年龄太小而斟酌良久,并组织委员会对她进行了两次面试,认为她表现淡定、英语流利,故决定录取并全免其每年8万元的学费。朱力径还提到,去年该校录取了一名14岁的北京男生修读计算机科。

另外,该部门负责人还明确表示,国内不存在热钱,希望通过《中国经济周刊》的报道“能正本清源”。

  发生在7月1日的闸北袭警案现已侦查终结,并移送上海市检察院第二分院审查起诉。昨日,记者从北京方面获悉,犯罪嫌疑人杨佳的父亲已与北京市雄志律师事务所签署委托协议,委托该所两名律师为杨佳进行免费刑事辩护。辩护人之一、主任律师熊烈锁向晨报记者表示,杨佳被判死刑虽可能性比较大,但“死刑不代表没有辩护的意义”。

今年科大共录取了130名内地生,较去年227人减少近百人。朱力径解释,随着内地生对港校的了解,知道入学和获奖学金并不易,因此报读人数有所减少,但获录取学生的确认入学率达63%,较去年增加5%。被录取的内地生主要来自广东(37人)、北京(33人)和上海(11)人。今年获奖学金的内地生共64人,其中获最高额奖学金仅2人,他们每年可获学费及生活费资助共135,000元。

算“热钱”:N种算法和N个结果

昨天中午,熊烈锁在电话中告诉记者,在通过网络获悉杨佳袭警案发生后,他们曾专程赶到杨佳与其母亲在北京的住处,“赶到时杨佳的母亲并不在家,因而在门上留下一封信,表示愿为杨佳提供免费的刑事辩护服务。”杨佳的父亲在获悉这一情况后,随即他们取得联系。“他对我们比较认可。我们得知杨佳父母离异多年,收入都不高,可能很难承担死刑诉讼的高额费用,因而决定为其免费辩护。”

朱力径:招状元很贵

就在张明的此报告在社科院网站上公布后不久,摩根士丹利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王庆随即发表报告称,流进中国的热钱其实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:2005年至今的热钱流入量为3109亿美元,就算撤出,对中国的经济影响也微乎其微。

熊烈锁称,7月12日,双方已签订授权委托书,“但这一亲属的委托还要经过杨佳本人确认。”他与本所律师孔建将共同办理此案,在看守所会见杨佳时,还会向杨佳出示有关签署的授权委托协议,当事人若同意他俩为其辩护,还要和律师事务所签署一份新的委托协议。熊烈锁表示,他们会组织一个专门的团队,以“律师团”形式,为办理此案提供专门的法律服务。

至于舆论关注的状元去向,朱力径指辽宁省、河北省和四川省的理科状元都曾报读科大,但最终未出现在录取名单内。他解释说,前两年科大招收了一批内地省市状元,引起内地社会对港校的注意,但“招状元是很贵的事情”,故希望能将奖学金额分成更多份,让更多优秀学生受惠。

据专家介绍,张明的研究结论之所以会与其他机构的数据出现差异,主要是模型假定有所不同:一是将热钱在中国高达5000多亿美元的盈利数额,也算入热钱范畴;二是对热钱的估算时间,一般是从2005年计起,张明此次研究的起始时间则是2003年;三是在推算过程中采取了高估原则;四是在对外汇储备增加额进行调整时,还综合考虑了汇率变动、储备投资收益、央行对中投公司的转账等一系列因素。

熊烈锁告诉记者,根据相关规定,他们会到看守所会见杨佳,并到相关司法机关查阅、摘抄、复制有关案卷材料,再根据案件情况调查收集有关材料,并针对性研究辩护策略,提出辩护意见:“我们目前也在通过网络及媒体发布的一些信息,对案情进行研究。律师的介入有助于保证侦查、审讯过程、判决的公正性,能够更具体的了解事情的原委和案件情况。”

朱力径介绍称,今年该校录取了数名以SAT、IB等国际考试成绩申请入学的内地生。他指今后会关注拥有国际考试成绩和竞赛奖项的学生,“竞赛获奖者都是通过层层选拔出来的尖子,状元反而会有随机性”。但他强调,拥有超过千万名高考生的中国内地仍然是招生重点,但校方亦希望到更多地区招生,令生源和校园更加多元化。另外,作为科大力拓的招生新地区,台湾今年有逾20人报读该校。

外管局相关部门负责人也不认同张明的算法:“张明估算的数字,无论是从统计口径,还是中国当前经济形势所引致的资金流入的动力,都不尽合理。首先,他把这么多年外商投资中国的利润也当作热钱,值得推敲。在中国的诸多外商投资企业,每年赚取大量利润是正常的。外资赚取利润,就应该让资金流出去,而不能把这部分资金当作热钱。其次,将时间段前移至2003年,即把2003年至2005年进来的资金也当作热钱来处理,也不合理。中国经济真正热起来的时候是2005年、2006年股市和房地产市场起来以后,主要是有了一定的利差或者利润可赚,热钱才会进来。”

相关文章